她是一位同事,我與她的糾葛始至於很久之前。 不說,心裡難受;說了,又怕話傳到她耳裡,傷害到她,
所以我就在這裡說吧!

 

她比我早進這家補習班,大我5~6歲。 她的生活歷練很豐富,對於和人的應對進退反應很快,很會說服別
人。 面對比較刁難的家長,有時我會不曉得怎麼應對,就會請教她。
這方面,她也很照顧我。 慢慢的,
和她越走越近,越來越信任她,有時就會聊到彼此的私事。

 

3年前左右,她的哥哥意外過世,媽媽後來輕度中風,下半身無法活動,由於家裡只剩下她,就只好請幫手
照顧。 媽媽有一陣子有勤作復健運動,病情有些好轉,但是後來仍是走不出失去兒子的打擊,就全部放棄。 
而爸爸雖已退休,卻甚麼都不幫忙,甚至對家人口出惡言。 當她壓力很大吐苦水時,我也是在一旁替她加
油打氣。 有時經過廟宇時,也會替她求一求,希望她家裡的情況可以好轉。

 

有時聊到我自己的私事時,她也會給予建議。 我覺得她的建議很好,就照著做。漸漸的,我變得很依賴她。 
我想,這是我的不對。 到後來,就算我不請教她的意見,她也會主動給我建議:小至剪什麼髮型

個髮型師好
哪個醫生好,大到怎麼跟爸媽溝通等等。 然後,我全部照單全收。 好吧,這又是我的不對,

beardbn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