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純粹是書發情緒的文章自己. 是在不管讀者會如何想,就一直不停止的

很誠實的,把自己的思緒想法寫出來. 目的在於以一個較不批判自己想法的方式,

觀察自己的想法.

沉寂好一陣子,我並沒有跟外界有多大的互動和聯繫. 每天就上班下班和回家. 
可能吧,這段時間剛好我對人際關係挺失望的. 同事L,我一直對她很不錯. 由於
我們兩個有共同教一個班級,許多她沒做好的事,我總是在幫她收尾. 就連老闆來
探我的口風,我也因為不願說她壞話,而沒把真實的情況說出來. 我並不要求什麼
回報,說真的,沒想到,意外地被我發現她在我背後把責任都推給我,捅了我幾刀. 
好吧,算我自己笨,太容易相信人,忘了同事之間是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和保護自己,
而相互殺戮的事實. 從此之後,我在也不擔不屬於我的責任,也把責任劃分的很清
楚. 最近,類似的事情發生不只一次.

有人說,我對自身週遭的人事物要求很高,我想,我不得不承認這點,並開始修正自
己的期待.

和老公的媽相處,對我來說,總是有種無形的束縛壓力和不自在. 這個束縛,有
一方面是來自於文化的差異. 我觀察到老一輩對於溝通的定義,是他們說了就算,
晚輩只有聽的份,沒有空間表達太多的意見; 而年輕人或者是西方人,對於溝通
的定義則是有表達,也有聆聽. 對於在老公的媽面前,我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見這塊,
常常讓我覺得很憤怒,好似自己被掐住了脖子. 真的有需要這麼生氣嗎? 我如果硬
要她用年輕人的溝通方式來溝通,是不是也意味著我想去改變她? 到底是自己的老公
願意溝通比較重要? 還是老公的媽願意溝通比較重要? 我是不是不小心把過去的一
些包袱又帶進了這段關係中? 然後,我想到從小我的聲音就是被母親忽視,不管我再
努力,成績再好,表現再優秀,她還是看不到我. 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是很想讓她看
到我. 既然,對象是母親,那這跟老公的媽有什麼關係? 我是不是找不對人了? 
是不是我也在偷偷的期待著,如果母親看不到我,那老公的媽取代母親,來看到我的存
在呢?  這好像根本不干她的事! 就算她真的看到我了,是不是到頭來,我還是會認為
這是不夠的,還是要自己的母親來看到我的存在呢? 答案好像是肯定的! 如果母親
一輩子都選擇忽視我,難道我就一輩子不快樂下去嗎? 這樣好像也很傻. 還是說,
我自己看到我自己,自己尊重且不批評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比較重要呢? 與其
期待別人去改變,是不是自己來聆聽自己的聲音,會比較有可能達成一點? 嗯,好像
是這樣.

有時候,看老公的媽,心裡會想:這個人怎麼這麼善變,說的話和做的決定會改來改,
去好討厭.
」 
結果,自己也很善變,自己也很討厭自己的善變. 有時,會覺得她怎麼
脾氣這麼火爆,結果自己也沒好到哪裡去. 有時候,會覺得她怎麼想這麼多,結果自己
想的不會比她少. 有時,會覺得她怎麼這麼強勢,結果自己的強勢有過之而無不及. 
原來,我看不慣別人的地方,也是我看不慣自己的地方. 搞了老半天,結果是我應該先
學著包容我自己就是這樣的人!

頓時間,覺得上帝您還真幽默,派了這些人來讓我做功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ardbnsa 的頭像
beardbnsa

非洲熊

beardbn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